一大早耕宝给我展示了昨天去香港买的那些东西,对护肤品不了解行情,虽然贵但还是觉得外国货要可靠一些吧。

看到老爹的寄语,好玩。

image

还是觉得三句寄语,有点太常见或者抽象了,我是能看明白,也觉得不错,不过那些学生也许要再成长一些才能明白吧奥。上面的字是挺好看,想到我的字,不甚心寒,老是批我字写的难看,我想很难改不过来了。说见字如见人,我这辈子是糟糕了,还是把寄托放在后代身上拉。

哦 对了,今天 9.11。

十年前,2001.9.11是周几啊?我不停的按着电子日历的倒退按钮,一个月一个月的倒退,感觉时间好像急速倒回过去,最后日期停在2001.9.11 星期二。那时我们刚刚进入二中新校区,还记得那天在寝室里,突然有高二的老生跑过来说,双子塔倒了,谁也不相信,还觉得老生拿我们开心呢。直到周四,我们在教室里通过电视里看到纽约双子塔倒的时刻,五角大楼被炸的样子,很诧异,也不记得老杨说过什么了,周六回到家的时候,也看新闻很多的遍。之后美国入侵阿富汗,伊拉克。打伊拉克的那天,我们正在上课,老万还在教物理。再之后,高三,晚上在爷爷家边看电视边复习,突然十点的晚间消息突然说,萨达姆在地洞里被美军活捉。时间恍的真快,瞬间很多同学已经步入婚姻殿堂..

那天听到邓月薇最后的录音,忍不住哽咽,失去亲人,朋友的心情能感同身受,人世沧桑,多是漂浮不定,生活不易,更需从容为之。耳边,响起来 John Williams 的 I could have done more,这就是schindler ‘s list中最动容的那首曲子。。

2011.9.11 这一天,我又实验室里。在去晓岚那里讨大楼的钥匙的时候,轻松的走在路上,不冷不热,清风徐徐吹的我飘飘然,顿时感觉在周末这一天出去走走还真好,暂停这美好的时刻吧。

Advertisements